保龄球新闻

椒江哪里有玩保龄球发布时间:2019-12-20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用国家体育总局小球运动管理中心(下称“小球中心”)运动三部部长、中国保龄球协会秘书长崔伟红的话来说,这支由“非职业”运动员组成的、正在昆明海埂训练基地备战2010年广州亚运会的国家保龄球队,是一支“以小米加步枪对抗人家飞机大炮”的队伍。

  月工资仅有600元,训练场地稀缺、设备陈旧,甚至难以承担训练费用,队员几乎全是“兼职”者“义务”出战……

  国家队种种尴尬的背后,是全国范围内保龄球运动的消沉。1990年代末至本世纪初那个曾经席卷全国的保龄球热潮和极其火爆的保龄球市场,如今已潮去无痕,留下的只有少数依然坚守者的落寞。

  作为一个国家运动项目,保龄球运动的管理者把将于2010年11月在广州举行的第16届亚运会当成一次空前的契机——因为这是第一次在我国举办亚运会保龄球比赛,也将是我国保龄球项目参加的最高级别国际比赛。他们希望通过在这次比赛上拿到成绩,来重新唤起国家及全社会对保龄球的重视,改变保龄球的现实。

  “全力以赴备战亚运会,争取取得好成绩,是国家体育总局小球运动管理中心、中国保龄球协会目前的首要工作任务。”崔伟红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保龄球运动作为非奥运项目,长期以来国家在人、财、物上的投入都非常有限,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此项运动的发展。

  即便是有了空前的重视,投入依然显得力不从心。目前中国保龄球队的队员们正在昆明海埂训练基地备战2010年广州亚运会,对于这8男8女16位运动员,崔伟红苦笑这是一支来自“五湖四海,年龄跨度从18岁到40岁,以当年红军作战小米加步枪对抗人家飞机大炮”的队伍。

  而女子8名队员里的4名弧线球选手,也是目前全国能找到的、仅有的4名弧线球选手。“中国的保龄球运动能否取得成绩,也就靠这些人了,就像一个‘赌石’的过程,也没有选择的空间了。”

  之所以强调弧线年保龄球世界女子锦标赛精英赛冠军、现国家队队员杨穗玲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现在国际上容易出成绩的选手多是弧线球选手,但是因为弧线球运动员训练有较高的场地限制,最重要是需要球道下油(涂球道油),这对一般保龄球场馆和保龄球爱好者平常练习来说都是不可能办到的。”

  而下油机造价很高,现在国家队里用的两台2004年买的训练时给球道下油的机器,已经修补的快要散了架,落后国际专业水平4代。直到今年为了备战亚运才刚买进一台新的下油机。

  而且,近两年有能力并曾为中国保龄球队提供训练场地的单位全国只有三家:江苏盐城国家级青少年保龄球训练基地,安徽省保龄球协会和昆明海埂体育训练基地。“以每个运动员每天130元的训练经费标准包括吃住行全部,我们管理中心有时都无法支付在这些基地的训练费用。”崔伟红如是说。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这次比赛是在国内。崔伟红介绍说,以往出国打比赛,因为经济状况本来拮据,再加之国际航班每超重1公斤就要多收30多美金,所以中国队每个队员最多只能带2个球,或者女队员一人一颗把球抱上飞机。而同样的比赛,韩国运动员一人少则带 8到12颗球,有的人多到整箱托运,队员们都羡慕不已。有时队员们还会在赛后,捡别人不要的球,带回国把球洞补上,再根据自己的手型重新开球。

  “有的时候,人家问我在国家队待遇怎么样,我都不好意思和人家谈,只说还可以。”杨穗玲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每人每月600元,是国家队保龄球运动员的工资,因为属于编外人员(非奥运项目没有正式国家队编制),所以这600元工资还是从小球中心其他创收项目中拨款凑出来的。谈起这些运动员和教练的辛苦,崔伟红一度哽咽落泪。

  “我想现在我打球就是爱好,就是追求梦想。我平常在佛山市安全生产管理协会上班,单位领导对我打球很支持,所以每次有国家队比赛时我再回队里加入训练。与美国等国家不同,中国没有职业的保龄球职业选手。”杨穗玲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而保龄球国家队主教练王宏的工资是每月2400元,在队中是绝对的“高薪”。谈起这位40多岁的教练加民营企业家,崔伟红说:“国家队集训少则2-3个月,训练时还不许开手机,可人家还有自己的生意,我们给的这点工资根本都不够支付人家的长途电话费。”

  而王宏教练并不希望接受采访,按他自己的话说,“说再多的困境也没用,也改变不了现状。只希望这次亚运会中国队可以取得些好成绩。”

  “现在国家队里这种情况很普遍,很多教练和老队员都是上有老、下有小,为了这项运动还不得不时常放下自己的生意。”小球中心保龄球项目主管王佳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而这些几乎令人难堪的现实背后的,是保龄球作为群众体育运动在中国已几近消亡。而这,就发生在保龄球曾经的无比辉煌之后。

  1990年代,刚刚进入中国市场的保龄球运动,与网球和高尔夫球一列,被冠以“贵族”的头衔,受到人们的火热追捧。1998年至2002年,保龄球运动在中国进入鼎盛时期。人们可以在几乎每一个喧嚣的城市找到上好的、油光闪亮的保龄球道,球瓶被打倒的叮咚声伴着欢呼声日以继夜,年轻人在心仪的女孩面前互相吹嘘自己打出的高分,一个个家庭把保龄球馆当作假日聚会的必须……

  谈及保龄球运动当年的火爆,崔伟红援引了美国知名保龄球设备制造商宾士域(Brunswick)高层的一句线多年的美国宾士域,夜以继日24小时加班加点也不足以满足中国庞大的市场需求。”

  而对于这项运动突然火爆的原因,崔伟红分析:“一是保龄球运动刚进入中国市场时的‘贵族’定位,二是这种看似容易上手的运动,给人们带来了一种用智慧和技术去‘破坏’一种秩序的全新体验。”于是,这场狂热的保龄球浪潮顺应着当时的社会思潮和国民收入的显著提高而席卷全国。

  而这一切景象的消退,甚至比来时还迅速。在其鼎盛时期,据统计仅南京一个城市就拥有超过600条球道,而到了2008年,全国拥有的符合国际标准的保龄球球道已不足1000条。

  问及2003年之后保龄球运动的“大退潮”,很多业内人士都认为其主因是全国范围内的非理性投资,以及随之而来的恶性竞争,冲掉了保龄球赖以为生的“贵族”头衔。但一位保龄球场馆经营业主对记者表示,保龄球在中国的发展还面临着其他几大因素的制约:

  首先是场馆经营成本高,如果从前期场馆租赁,球道建设,到日常球道保养护理(油和清洁剂),电力运营,空调供暖等方面来计算,每平方米保龄球馆的单位经营成本甚至高过了高尔夫运动;其次,在税收方面,保龄球经营场馆一直按文化娱乐业被征收高营业税,但仍然无法按体育项目纳税;再加之2003年“非典”后,人们对“绿色阳光”运动的追逐和高尔夫运动的兴起等,都使得保龄球彻底脱离了当年“高雅贵族”运动的头衔,损失了大批的消费群体。

  谈及保龄球运动曾经的火爆局面,曾经的保龄球职业选手陈先生眼中充满了留恋。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他曾经在保龄球发展的高潮时期,专门以打比赛挣钱,月收入过万,而现在他早已风光不再。不过谈及保龄球运动的未来,他依然认为“与股市一样,保龄球运动已在低谷徘徊了这么久,应该很快就会走出困境。”

  “2008年奥运会之后,体育口号变了,我们正在从体育大国向体育强国迈进。体育强国也表现在全民健身上,非奥运项目的成绩也得好。”崔伟红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她认为这一国家意识上的改变,是保龄球运动再次起飞的思想保障。

  而在保龄球馆经营业主中,呼唤改革的声音强烈。一位原来是保龄球运动员的球馆经营者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中国保龄球协会没有起到很好的促进作用,协会应该是这个项目的CEO,要通过与市场接轨来实现项目的发展”,“要学学篮球与NBA接轨,与国际联盟接轨,让广告进来,抓住企业在项目中的位置。”

  “一个项目全国上下,直接管理者连我在内只有3个人。而我们要面对的是国际组织、国际国内比赛、运动员集训、协会建设等,有的时候真的是分身乏术。”身为保龄球协会秘书长的崔伟红对于目前保龄球运动的管理现状也表示无奈。

  对于招商的想法,王佳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其实小球中心也很想招商引资。并且中国保龄球协会在1998年至2007年与‘维达’纸业有过长达近10年的合作。”

  在此期间,全国级别的保龄球赛在15个城市进行45个分站赛。在中央电视台共转播82场,156小时。而且在所有的体育赛事转播中,保龄球也属于背景广告上镜率较高的项目,商业价值非常大。维达纸业(广东)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佩兰在2006年第五届“维达”全国保龄球冠军赛的新闻发布上就曾表示:“在全国范围内,只要提到保龄球,几乎就会和维达联系在一起。这是真正的双赢。”

  但在市场重新被唤醒之前,保龄球招商必定困难重重。因为保龄球运动目前的低迷状态,全国性质的大型赛事转播已经没有,曾经的亲密伙伴维达纸业,也已成为NBA篮球的市场合作伙伴。

  保龄球项目主管王佳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他认为“国外保龄球馆有三大功能:一是竞技功能,为高水平运动员提供训练;二是娱乐功能,为大众提供休闲场所;三是商业功能,是企业活动和商业洽谈的场所。”

  而在记者对英国最大的保龄球连锁俱乐部“十瓶”(TENPIN)的采访中了解到,他们球馆的成功经营理念,除了单纯的运动外还提供“酒吧、美食和聚会”的功能。人们甚至可以在球馆里办婚礼、办生日聚会、庆祝乔迁之喜等等,大大丰富了保龄球馆的经营模式。

  对于重塑保龄球馆形象,由国家保龄球队科研教练兼主力队员张鹏在哈尔滨创办的火烽世纪保龄球俱乐部也在力图尝试。正在昆明海埂基地训练的张鹏告诉记者:“注重管理和球道质量是火烽的特点。”

  张鹏多年的教练和职业运动员生涯使他熟悉保龄球技术层面的操作,所以目前他球馆内的球道都是采用“从国外引进技术后又进行了国产化的革新,以期达到降低成本的效果。”而从球馆的整体装修风格,他也大胆的启用了黑色这一时尚的颜色来吸引更多的保龄球爱好者。

  北京体育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靳英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保龄球场馆的经营者要根据保龄球本身特点进行市场细分,发挥行业协会和市场机制的作用。要知道,现阶段能与保龄球竞争的不仅有体育项目,还有多元化的娱乐市场。”

  上海紫金山大酒店位于上海浦东新区陆家嘴金融贸易区核心地带,雄踞世纪大道(接延安东路隧道)、东方路(接大连路隧道)及张杨路(接复兴东路隧道)交汇处,往来浦江两岸十分方便。紧邻4线汇集的地铁世纪大道站出口,距浦东国际机场约40分钟车程,距虹桥机场约30分钟车程,距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仅10分钟车程,与著名的东方明珠电视塔、国际会议中心相毗邻,交通便利,环境怡雅。酒店高148米、共46层。登楼眺望,百年老外滩和浦东两岸的景色尽收眼底。

下一篇:儿童保龄球道和成人的有什么区别